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视野 >我的31岁:追寻自己的道路开讲无疆界 >

我的31岁:追寻自己的道路开讲无疆界

  

我的31岁:追寻自己的道路开讲无疆界

31岁?接到「我的31岁」串写邀约时,楞了一下。接着,脑海浮现一个年份:1997。啊!1997、1997,那是我困心衡虑、苦寻出路的一年。


当时,我辞去报社头版编辑工作 回母校任教已满3年,却还找不到定位和自信。我担心自己的硕士学力 赶不上博士为主的学术水準、也害怕自己引以为傲的实务经验 会渐渐与实务界脱节,我进退失据,觉得一定要做点什幺,才有可能突破困境、走出活路。


于是,那年暑假,我发表第一篇学术论文,讨论新闻工作者如何报导事实又能避免惹祸(简称「记实避祸」)——那是我在实务界多年的疑惑;那年年底,我带着学生创办教学实验网站《生命力》,探索新闻工作新而公义的未来——那是我一直追求的梦想。


解答自己最深的疑惑、实践自己最大的梦想,让我不再徬徨,勇往直前。此后6年,我接连发表8篇「记实避祸」论文,在2003年结集出书;此后至今12年,我带着《生命力》学生报导5千5百多则新闻,尝试用各种新科技来阐述弱势者处境、奉献者事蹟、改革者行动、创新者创举,并且参与台湾公民新闻的发展,在2007年将实践经验写成专书出版。


儘管勇往直前,但一路走来,并不平顺,总是坎坎坷坷、起起伏伏。


1997年创办《生命力》时,我根本不知道网路媒体该怎幺运作,不断尝试错误,学生抱怨连连,甚至有人在教学评鉴时诅咒我下地狱,所幸,经过一学期摸索,《生命力》终于步上正轨,我和学生也在争辩中培养出「革命情感」。


2003年,我以「记实避祸」专书作为代表作,申请升等。自认这一系列研究两度入选中华传播学会年度论文集、三次获得国科会研究奖励,应该可以被学界接受;没想到升等失败。我错愕之余,决心放弃升等,从此只做自己想做的事,随即积极投入台湾公民新闻运动。


2007年,我受邀撰写《生命力》教学经验专书,原本只想为自己和学生的十年经营留下记录,将近完稿时,一位长者鼓励我:既然写书了,何不再试试升等;我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送件,没想到成功升等为副教授。


这十几年,儘管跌跌撞撞,但我无怨无悔,始终坚持走自己的路,走我在31岁时选定的道路:去解答自己最深的疑惑、实践自己最大的梦想。


我何其有幸,能够从31岁重新出发、实现自我。我的幸运,是因为我31岁时的台湾,没有戒严、没有白色恐怖、没有政治谋杀,能够让我自由选择、安稳地走自己的路;这种看似理所当然的自由,其实是无数民主前辈艰苦奋斗——特别是31岁就卓然有成的陈文成博士牺牲生命——的成果。谢谢陈文成,谢谢所有为台湾奉献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