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都市新闻 >中共不可说的秘密 >

中共不可说的秘密

  

英国“金融时报”前北京分社社长马利德(Richard McGregor)在北京和上海居住多年,观察敏锐的他,透过自身经历以及对政治经济事件的剖析,写成《中国共产党不可说的秘密》一书,该书中文版日前由台湾联经公司出版。

作者在书中认为,作为统治中国的执政党,中国共产党就像“藏镜人”一样,隐藏在政府与企业背后,主控着大陆政治与经济命脉,又像小说家欧威尔笔下的“老大哥”总是无所不在,让人敬畏。

马利德在书中以深入浅出和轻松幽默的方式,刻划中国共产党“藏镜人”的作为,其中最引人入胜的是马利德对国有企业与中国共产党关系的观察与分析。从他笔下可以发现作为幕后影武者,中共极力掩饰党对一切的控制行动,也制造出许多矛盾与吊诡的现象。

例如,许多精明的西方企业家、台商与大陆官员或企业家打交道,常被他们西装革履的外表、刻意低调的形象、与西方相同的官衔或头衔所蒙蔽,就连媒体大亨梅铎到访中国后,居然毫无知觉地跟朋友说,“每次到中国访问,都不曾见到共产党员”。

事实上,梅铎接触的人几乎都有共产党员的身分,只是他没意识到而已。马利德在书中直言,“中国维持许多正式体制的花样,使它表面上看起来是个多元社会,然而,党在后台无所不在”。

作者在书中指出,改革开放的中国大陆,有些私营企业为了保护自己,故意“戴上红帽子”,把自己“变成”集体所有或国有;相反地,有些国有企业,为了方便与西方企业打交道或到西方社会大展拳脚,故意隐藏“红色”身分,使外国人无法厘清这家企业究竟是国营公司,还是商业公司。

马利德特别以中国铝业公司为案例,点出大陆国有企业幕前幕后的两面性,“在前台,像中铝这类公司充满商业雄心,仿效西方竞争对手殷切追踪公司股价。但是在后台,党安静地避开视线,必要时拉缰绳,确认自己有着控制公司所有的必要手段”。

作者在本书的前言中说,十年来,北京一直抵制华盛顿的压力。在前高盛公司首席执行长、时任财政部长的鲍尔森带领下,美国向中国推销金融自由化。从二○○一年到二○○八年,中国经济规模增长了三倍多。但随中国的掘起,北京不愿再耐心听取外国人的建议。不过,还是等到西方出现金融危机,许多中国领导人也开始大声表达王岐山私下的心声:咱到底从西方学到什幺啊?

作者进而提出:邓小平在七○年代末所推出的、毛泽东后的中国特色治理模式究竟是什幺?几经解释,仍莫衷一是。是新加坡式的善意专制?是众人用来形容日本的资本主义发展国家?是混合市场经济的新儒学?是苏联解体后慢镜头的版本:菁英份子攫取公共资产谋取私利?是强盗大亨的社会主义?抑或与上述完全不同,是个全新的模式,时髦的叫法是“北京共识”,其核心就是能实际解决问题的政策与技术创新?

但没有人再说它是共产主义模式,甚至连执政的中共自己也不这幺说。

(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