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都市新闻 >【佳冬受灾户阿飘篇】施工遇好兄弟讨所费忘记付的代价是… >

【佳冬受灾户阿飘篇】施工遇好兄弟讨所费忘记付的代价是…

   【佳冬受灾户阿飘篇】施工遇好兄弟讨所费忘记付的代价是…

「我们的工作很像游牧民族,一场工地抿石只要超过10天,就算是很大的场子,有时半天工程结束还得赶到下个工地,也是稀鬆平常。」蔡日腾回忆,早年在桃园龙岗工地,工班为了省钱,就在工地搭帐篷或铺张帆布睡,「有天晚上,我梦到好兄弟来找我,那人只有上半身,他一看到我就大叫『给我起来!』。」

蔡日腾回忆昔日在工地遭遇的种种奇遇,一旁的妻小听到吓得目瞪口呆。

睡眼朦胧的蔡日腾问对方「为什幺要叫我起来?我就是不要!」对方气得大吼「叫你起来,你就给我起来!」卢了半天,他灵机一动问对方「你是不是缺钱?如果是,我就烧一点给你。」话才刚说完,对方就消失得无影无蹤。

隔天起床,蔡日腾匆匆忙忙间竟忘了约定,带着员工直接赶赴三峡工地,「我的搅拌机从不曾漏电,但那天一碰到就会电人,我心头一紧,赶紧叫大家停工休息。」他随后带着一名员工回到桃园工地,立刻烧香、烧金纸向好兄弟道歉:「失礼!我不是故意忘记」「你要保佑我工程平平顺顺」隔天再上工,搅拌机竟恢复正常,玄妙遭遇让众人啧啧称奇。

每到一个新工地,蔡日腾都会率先巡视全场,确认安全无虞才让员工上工。

身为团队总负责人,蔡日腾习惯在收工后、大队彻离前亲自做最后巡视,「有一次在苗栗做完工作,我不知道工人都已经收好、在楼下等我,我在鹰架上巡视时,听到很多人在跑步的脚步声。」当下他气得大喊「这幺晚了,是谁来不下来?」师傅听到吼叫声,才趋前告知「没人了啦!大家都下来了」有过前车之鉴的众人,最后选择安安静静撤退,避免惊动一草一木。

一向正常运作的搅拌机,曾因蔡日腾失约于好兄弟,无故漏电。

团队除了阳宅建案,也会接坟墓抿石,蔡日腾表示:「做坟墓禁忌比较多,要等太阳出来才能上工,太阳还没下山之前就要收工了。」曾有工人在施工时乱开玩笑,事后拉了好几天肚子。有时为了赶工,偶尔会「超时」,蔡日腾总会安慰自己「我也是在帮他们起厝」,他有感而发地说:「当你整天为了筹钱、烦恼一多的时候,自然什幺都感应不到了。」

蔡日腾从别人嫌弃的小案累积口碑,为了帮员工争取收入,包括公共工程、大楼、私宅,甚至坟墓抿石工程皆来者不拒。【佳冬受灾户阿飘篇】施工遇好兄弟讨所费忘记付的代价是…